神巫稷

最近这么冷的吗?!不愧是冷cp呢……
自己啃自己骨头好难吃。一点也不好吃。坐等太太产粮。

???我都写什么啊???

扯下束缚着手的领带,
划开两粒扣子,
露出不明显的锁骨,
伴着细小的呜咽声,
舌尖微抬,
拭去迷离的泪。
“我以为我很喜欢你,”
手指在肌肤上起舞,
渐渐深入。
“但是我错了,”
蜜色的肤,
黑色的衣,
微黄的光,
真是暧昧。
“我爱你。”